6歲男孩上學途中被拐賣 13年后通過DNA比對找回親生父母

2020-01-17 11:04  來源:涼山日報全媒體  責任編輯:楊童旖

周凱在親人的期盼中回到了家鄉。

周凱在親人的期盼中回到了家鄉。


涼山新聞網訊 2006年12月15日,西昌市西溪鄉牛郎村8組6歲的小男孩周凱在上學途中被拐走。隨后的13年中,周家人從未放棄尋找周凱,他們從村里找到村外,從西昌找到外省,但一直沒有周凱的消息。

 

就在周家人越來越絕望的時候,2019年12月30日,一通電話給周家人帶來了希望。警方發現福建那邊有一個小孩,和周凱的情況很相似,通過DNA比對,最終確定那就是走失13年的周凱。

父母遠赴福建接回如今已經19歲的周凱,親朋好友在村口敲鑼打鼓迎接他們。周凱說,今年他要在西昌過年,過完年后回到福建學做生意,今后將會福建、西昌兩邊跑,當福建沒有活兒做的時候,就回西昌陪父母幾個月,彌補一下失去的親情。

 

1月9日下午2點,西昌市西溪鄉牛郎村8組周文圖家的院子里熱鬧不已。親朋好友三五成群地坐著聊天、嗑瓜子,廚房也正忙著張羅一頓喜慶的飯菜,就像那升騰起來的白氣一樣,每個人的心里都有喜悅在涌動。他們都在等待,等待周凱回家的那一刻。


親朋好友拉起橫幅在村口迎接周凱。

親朋好友拉起橫幅在村口迎接周凱。


敲鑼打鼓相迎回家的路走了13年

 

9日下午,西昌的天氣如往常一樣,暖陽當空。對于周文圖一家來說,今天意義非凡,在公安機關的幫助下,他們終于找到了丟失13年的兒子周凱。

 

得知周凱回家的時間后,親戚朋友已經迫不及待地做好了歡迎他回來的準備。紅彤彤的橫幅高高掛在家門口,香噴噴的瓜子裝了滿滿一大盤,黃燦燦的鮮花也準備好了,就等周凱到家那一刻遞到他手中。

 

1點、2點、3點、4點……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盡管等待的過程有些漫長,但是對比周家人過去那13年,眼前這幾個小時顯得如此微不足道。親人們的臉上并沒有焦急的情緒,甚至有些享受這短暫的等待,因為懸在他們心中13年的石頭終于落地了,他們內心很踏實、很滿足,他們終于確信,周凱要回家了。

 

“已經到城里面了!”一個激動的聲音打破了短暫的等待。聽到孩子到達西昌的消息,院子里的人紛紛起身,陸陸續續走到村口準備迎接。一路走,周圍的鄉親們一路議論著:“周家以前掉了的娃兒要回來了!”“怕是落了有十二三年了哦。”“是啊,不容易,終于找到了。”

 

鑼鼓準備好了,鞭炮也準備好了,一旁的擴音器里歡快的歌曲放了一遍又一遍,“今天是個好日子,心想的事兒都能成……”

 

下午4時30分,一輛黑色的轎車從遠處緩緩駛來,停在村口。從窗戶望進車內,前排坐著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年輕男孩,懷抱著一束花,正靦腆地往窗外望去。待車停穩,他低著頭慢慢從車上走了下來。

 

“噢喲,這個一看就是周家的兒子,和爹媽長得特別像。”一旁圍觀的鄰里紛紛說道。

 

剛下車,周凱的兩個姨媽就快步沖上前一把抱住了他,話還沒說出口,眼淚就先掉了下來,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!”盡管周凱的爸爸周文圖和媽媽付文菊已經先于其他親人見到了周凱,但看到此情此景,他們還是低下頭抹起了眼淚。

 

從村口到周家步行大約要10分鐘的路程,平坦的水泥路走起來并不困難,可是周凱這條回家的路卻走了13年。他踏著這條既熟悉又陌生的鄉間小道,回到了自己離開13年的家。


上學途中走失6歲男孩被拐至福建

 

周凱的離開要從2006年12月15日說起。當時周凱年僅6歲,在牛郎村先鋒小學上一年級。農村孩子懂事得早,班上的同學們大多是獨自一人上下學。但由于周凱的年紀在全班算小的,所以父母每天早上都會把他送到村口或直接送到校門口,放學后再自行回家。

 

那天早上,周凱和往常一樣出門去上學,媽媽付文菊把他送到村口,他只需再走十多分鐘就能到達學校??墒沁@一次出門,周凱就再也沒回來過。

 

到了中午1點過,家里人等了又等,還是沒見到周凱的身影。為什么都放學那么久了,孩子還沒有回來? 據付文菊回憶:“當時我們還以為他是到哪個同學家里去了。到了下午2點娃娃還沒有回來,就有點著急了,我們發動全家、全組的人一起在附近到處找。我們還問了老師,但當天上課的老師也沒留意那么多。”

 

付文菊告訴記者:“我們當時還有個想法,是不是娃娃上學路上不小心掉進附近的魚塘了,所以到處在魚塘里撈,但是都沒有找到娃娃。”附近的鄰里也告訴付文菊,當天上午在學校下面的路口曾看到過周凱。

 

沒有在學校,也沒有掉進魚塘,周家只能擴大范圍,前往各個火車站、長途汽車站尋找,還到鄰村去四處打聽。找了一個星期,有人在路邊發現了周凱的書包,這樣一來,基本就能確定孩子是被拐走了。

 

孩子的走失給周家帶來了巨大的打擊,全家陷入了無盡的悲痛中。每每提到孩子遺失時的情形,周文圖夫婦都忍不住落淚。周文圖每天生活在自責里:“都怪我們啊,沒有把娃娃照顧好。那幾天全家人眼淚基本上沒斷過,特別的自責,要是把娃娃送進校門就好了。”

 

又尋找了一個多星期,又陸陸續續聽說孩子已經被拐帶出西昌了,周家人這才慢慢接受了孩子被拐走的事實。


不放棄尋找 孩子一直是家人的牽絆

 

盡管孩子已被拐走,但周家從未放棄尋找孩子。由于不知道孩子被拐到什么地方去,他們只得再擴大范圍,到西昌周邊的縣去尋找,到處貼尋人啟事,托村里跑車拉貨的朋友將尋人啟事帶到省外去,到公安局報警備案,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上了,希望能夠有一點幫助。

 

就這樣在自責、痛苦、焦慮中苦苦掙扎了幾年,前幾年,央視《寶貝回家》等尋找拐賣兒童的電視節目的播出,又讓周家燃起了一絲希望。周文圖回憶說:“當時不管是四川電視臺還是中央電視臺,我們都打電話去咨詢了解過,也登記了信息。我們還多次到公安局去采血、錄信息。身邊親朋好友一有啥子找娃娃的渠道,就馬上來給我們兩口子說。”可是,他們遲遲沒能等來喜訊。

 

周凱是他爺爺最喜歡的孫子,周凱的走失給爺爺帶來了沉重打擊。幾年后老人病倒了,醫生告訴家人,老人家心里有事想不開。沒過多久,周凱的爺爺就去世了。

    

時間越久,周家人越感到希望渺茫,他們的心一沉再沉。每每有親朋好友問起周凱的下落,周文圖心里一陣酸楚,只得皺皺眉頭告訴他們,孩子估計都不在人世了。

    

雖然嘴上這么說,但是周文圖夫婦心底的希望仍沒完全熄滅。兩人從來不敢換電話號碼,即使現在家庭條件好多了,重新修起了大房子,但是想著萬一孩子哪天回來了不認識門怎么辦,于是專門將老房子拍攝下來,好讓兒子有一天回來了能夠辨認得出來。平時他們只要進城辦事,就會到打拐辦、公安局等相關部門去詢問是否有新的進展。

    

在找到兒子前不久的一天,周文圖夫婦到城里辦事,還特意去打拐辦詢問情況,得到的回復和以前一樣:“你們這個沒得新情況,放心嘛,有新的進展會通知你們的。”夫婦倆沉默著走出打拐辦,過去13年里,他們已經對這樣失落的心情習以為常。

    

2019年12月30日,一通電話打破了周家人的平靜。“你們來西溪派出所一趟,有個事情要向你們了解一下情況。”不知道為什么,也許是出于一個母親的直覺,付文菊接到電話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總覺得有大事要發生。正在大棚里做事的她,立刻關掉了大棚,往派出所跑。在西昌城里打工的周文圖也立刻趕到了派出所。

    

“現在還不確定,就是福建那邊有一個小孩,和你們家的情況很相似,有可能是你們家之前掉了的小孩?,F在要重新采集你們的DNA去進行比對,進一步確認。”西溪派出所民警告訴周文圖夫婦。

    

盡管民警說還不確定,但這個消息足以讓周家人空了13年的心重新被喜悅填滿。周文圖激動地告訴記者:“我可以給你說,從聽到有這個娃兒的消息開始到今天,我一直沒怎么睡覺,太興奮了,根本就睡不著,一閉眼睛就想起凱凱小時候的樣子。”這樣的輾轉反側,在周凱剛走丟那段時間周文圖也經歷過。但那時躺在床上就像躺在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中,現在躺在床上他卻激動得忍不住想跳起來。

   

經過幾天的信息采集、上傳、比對等程序,最終派出所證實了遠在福建省安溪縣白瀨鄉的孩子,就是周文圖的兒子周凱。

    

據辦案民警劉志介紹,周凱被拐賣到福建后,一直使用的是假身份證。但由于近年來身份證的防偽技術越來越好,加之周凱已成年要時常外出,沒有身份證寸步難行,于是只有到當地派出所上戶口。由于周凱19歲還未上戶,這讓當地派出所民警產生了疑惑,在采集血液樣本后與DNA庫一比對,發現周凱是失蹤人口。經過多番比對,這才證實了周凱的身份。

    

劉志告訴記者:“當時技術不成熟,現在有了DNA庫之后,很多被拐兒童在公安機關的幫助下都回到了家中??吹竭@樣的情況,我們作為民警也非常開心。”

    

穿越1616公里13年后與家人團圓

   

身份確認后,2020年1月2日,周文圖一行6人在公安民警的帶領下,穿越1616公里,遠赴福建接兒子回家。

    

一路上周文圖既興奮又緊張,興奮的是即將要見到13年未見的兒子,緊張是因為不知道兒子這十多年是否過得好。周文圖說:“在沒見到兒子之前,最擔心他是不是身體健全,有沒有被人販子虐打,有沒有被販賣器官,在新的家庭里生活得怎么樣? 我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,就是兒子手腳殘疾不健全。”

    

1月6日,在白瀨鄉派出所,父母和兒子終于相見了。“見到兒子的時候,第一眼就認出來了,一看就是我的兒子。”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周文圖依舊很激動,這個什么苦事、難事都習慣往肚里咽的農村漢子,當場落下眼淚。

    

一家三口沒有相互打招呼的過程,一見面立刻擁抱在一起號啕大哭,多年的思念終于在這一刻爆發出來。陽光、健康的兒子出現在眼前,讓周文圖夫婦牽掛了13年的心終于落了下來。民警劉志在一旁見到此情此景,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淚。

   

對于13年未見到自己親生父母的周凱來說,這一天的情形也終生難忘。他告訴記者:“離開家那么多年,父母在心中的印象原本已經模糊了。但是見到父母那一刻,那個模糊的印象一下變得清晰起來。當時我腦袋遲鈍了幾秒,曾經幻想過父母來找我時的情形,但是真的見到父母的時候,頭腦一片空白,不敢相信真的和他們團聚了。能見到他們,真的太感動、開心了。”

    

隨后,周文圖夫婦還前往周凱養父母家中。在以往的13年中,主要是周凱的爺爺、姑姑在照看他,盡管養父母的家較為偏僻,但總的來說日子還算過得不錯。

   

警察詢問了周凱當時被拐走的情形,周凱大多不記得了,只是依稀地記得是一個女人將其拉走,途中坐過客車、火車到達福建。

    

對家鄉還有零星印象 未來會福建、西昌兩邊跑

    

9日下午,周凱在鑼鼓聲中回到了自己久違的家中。過去13年里,周凱已經習慣了福建的生活方式和飲食,口音從西昌話變成了閩南語。而西昌家門前也從泥巴路變成了水泥路,土房變成了樓房。盡管有了變化,但是周凱對家鄉還存有零星的印象。

    

“我記得以前村口是有兩排柳樹的,家附近有兩個魚塘。我還記得媽媽愛打麻將,爸爸是修汽車的,有時候很晚才回家。小時候調皮奶奶要打我,我就會躲在爺爺身后。”雖然印象模糊,但是當周凱回憶起小時候的事,臉上還是露出了開心的笑容。

    

這次回來,周凱坦言有些尷尬,因為離開了13年,一回來就有這么多人在歡迎他,有些不適應,許多親戚鄰居已經不認識了。但是看到這么多人發自肺腑地為他回來高興,他也感到很溫暖,體會到了親情的可貴。

   

 這一次周凱回家,一方面是要將凍結了的戶口解凍,辦一張屬于自己的身份證;另一方面就是回到家鄉看看,陪陪父母,走走親戚,留下來過年。

    

據公安民警介紹,目前周凱已經有19歲,未來留在西昌還是福建,由他自己來決定。周文圖夫婦也表示,雖然還是希望孩子回來,但是孩子已經長大了,他最終要留在哪里都尊重他的意見,只要孩子健康、快樂地成長,大人們就心滿意足了。

   

 周凱表示,目前打算過完年后回到福建的家,因為自己的人際關系、朋友圈子都在福建,而且姑姑、姑父在福建做生意,自己也準備跟著他們學習一下做生意。能夠找回親生父母,非常的開心,今后將會福建、西昌兩邊跑,當福建沒有活兒做的時候,就回西昌來陪父母幾個月,彌補一下失去的親情。(文/圖 記者 孫文婧)

老快3走势图 河北20选5开奖号 多乐彩的玩法 云南11选五专家免费预测 福彩3d预测 天津十一选五手机版 黑龙冮体彩11选5开结果 浙江11选五 金牛通配资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公告 彩红时时彩计划软件苹果系统